瑞安市麟云机械有限公司:陛下肃祗郊祀,上帝报享,锡一角兽,盖麟云

来自:雅安汇怡神广告设备有限公司

孝武皇帝者,孝景子也。母曰王太后。孝景四年,以皇子为胶东王。孝景年,栗太子废为临江王,以胶东王为太子。孝景十六年崩,太子即位,为孝武皇帝。孝武皇帝初即位,尤敬鬼神之祀。

元年,汉兴已六十馀岁矣,天下乂安,荐绅之属皆望天子封禅改正度也。而上乡儒术,招贤良,赵绾、王臧等以学为公卿,欲议古立明堂城南,以朝诸侯。草巡狩封禅改历服色事未就。会窦太后治黄老言,不好儒术,使人微得赵绾等奸利事,召案绾、臧,绾、臧自杀,诸所兴为者皆废。

後六年,窦太后崩。其明年,上徵学之士公孙弘等。

明年,上初至雍,郊见五畤。後常岁一郊。是时上求神君,舍之上林氾氏观。神君者,长陵女子,以子死悲哀,故见神於先後宛若。宛若祠之其室,民多往祠。平原君往祠,其後子孙以尊显。及武帝即位,则厚礼置祠之内,闻其言,不见其人云。

是时而李少君亦以祠灶、穀道、卻老方见上,上尊之。少君者,故深泽侯入以主方。匿其年及所生长,常自谓十,能使物,卻老。其游以方遍诸侯。无妻子。人闻其能使物及不死,更馈遗之,常馀金钱帛衣食。人皆以为不治产业而饶给,又不知其何所人,愈信,争事之。少君资好方,善为巧发奇。尝从武安侯饮,坐有年九十馀老人,少君乃言与其大父游射处,老人为兒时从其大父行,识其处,一坐尽惊。少君见上,上有故铜器,问少君。少君曰:「此器齐桓公十年陈於柏寝。」已而案其刻,果齐桓公器。一宫尽骇,以少君为神,数百岁人也。

少君言於上曰:「祠灶则致物,致物而丹沙可化为黄金,黄金成以为饮食器则益寿,益寿而海蓬莱仙者可见,见之以封禅则不死,黄帝是也。臣尝游海上,见安期生,食臣枣,大如瓜。安期生仙者,通蓬莱,合则见人,不合则隐。」於是天子始亲祠灶,而遣方士入海求蓬莱安期生之属,而事化丹沙诸药齐为黄金矣。

居久之,李少君病死。天子以为化去不死也,而使黄锤史宽舒受其方。求蓬莱安期生莫能得,而海上燕齐怪迂之方士多相效,更言神事矣。

亳人薄诱忌奏祠泰一方,曰:「天神贵者泰一,泰一佐曰五帝。古者天子以春秋祭泰一东南郊,用太牢具,日,为坛开八通之鬼道。」於是天子令太祝立其祠长安东南郊,常奉祠如忌方。其後人有上书,言「古者天子年一用太牢具祠神一:天一,地一,泰一」。天子许之,令太祝领祠之忌泰一坛上,如其方。後人复有上书,言「古者天子常以春秋解祠,祠黄帝用一枭破镜;冥羊用羊;祠马行用一青牡马;泰一、皋山山君、地长用牛;武夷君用乾鱼;阴阳使者以一牛」。令祠官领之如其方,而祠於忌泰一坛旁

其後,天子苑有白鹿,以其皮为币,以发瑞应,造白金焉

其明年,郊雍,获一角兽,若麃然。有司曰:「陛下肃祗郊祀,上帝报享,锡一角兽,盖麟云。」於是以荐五畤,畤加一牛以燎。赐诸侯白金,以风符应合于天地

於是济北王以为天子且封禅,乃上书献泰山及其旁邑。天子受之,更以他县偿之。常山王有罪,迁,天子封其弟於真定,以续先王祀,而以常山为郡。然后五岳皆在天子之郡。

其明年,齐人少翁以鬼神方见上。上有所幸王夫人,夫人卒,少翁以方术盖夜致王夫人及灶鬼之貌云,天子自帷望见焉。於是乃拜少翁为成将军,赏赐甚多,以客礼礼之。成言曰:「上即欲与神通,宫室被服不象神,神物不至。」乃作画云气车,及各以胜日驾车辟恶鬼。又作甘泉宫,为台室,画天、地、泰一诸神,而置祭具以致天神。居岁馀,其方益衰,神不至。乃为帛书以饭牛,详弗知也,言此牛腹有奇。杀而视之,得书,书言其怪,天子疑之。有识其书,问之人,果书。於是诛成将军而隐之

其後则又作柏梁、铜柱、承露仙人掌之属矣。

成死明年,天子病鼎湖甚,巫医无所不致,不愈。游水发根乃言曰:「上郡有巫,病而鬼下之。」上召置祠之甘泉。及病,使人问神君。神君言曰:「天子毋忧病。病少愈,强与我会甘泉。」於是病愈,遂幸甘泉,病良已。大赦天下,置寿宫神君。神君最贵者,其佐曰大禁、司命之属,皆从之。非可得见,闻其音,与人言等。时去时来,来则风肃然也。居室帷。时昼言,然常以夜。天子祓,然后入。因巫为主人,关饮食。所欲者言行下。又置寿宫、北宫,张羽旗,设供具,以礼神君。神君所言,上使人受书其言,命之曰「画法」。其所语,世俗之所知也,毋绝殊者,而天子独喜。其事祕,世莫知也。

主营产品:多功能包装机械,真空包装机,包装成型机械,封口机